向先进生产力集聚 实现资源有效配置

4月9日晚,《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外公布,作为中央第一份关于要素市场化配置的文件,明确了要素市场制度建设的方向和重点改革任务。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这对于引导各类要素协同向先进生产力集聚,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具有重大意义。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党的十九大明确,将要素市场化配置作为经济体制改革的两个重点之一。”10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新发展研究部研究员吕薇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仍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实现资源有效配置。

上海交通大学先进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助理刘群彦说,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健全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

这一次,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写入文件中,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传统要素并列为要素之一。《意见》明确,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提升社会数据资源价值、加强数据资源整合和安全保护。

“《意见》全面系统、具体化地指明了如何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而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写入中央文件中,体现了互联网大数据时代的新特征,这也是《意见》的亮点所在。”吕薇说,过去讲信息资源是重要的生产要素,现在具体到数据要素,更确切了,这是重要的变化。

吕薇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当前数字经济正在引领新经济发展,数字经济覆盖面广且渗透力强,与各行业融合发展,如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因此,数据成为关键生产要素。同时,大数据在社会治理中如城市交通、老年服务、城市安全等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数据要素的高效配置,是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一环。数字经济、平台经济的作用,在此次疫情应对中得到了很好的阐释。

医疗机构借助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精准高效地开展疫情的监测分析、病毒溯源、患者追踪、社区管理等工作;科研人员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5G等技术,加快病毒检测诊断、疫苗新药研发等;有了远程教育、远程医疗、视频会议、网上订购等,人们才能安心宅家生活、工作、学习……

“但随着大数据时代的迭代更新,数据的共享责任、技术开发、管理制度和安全保护等各方面尚未形成系统的社会治理规则,也未形成资源配置市场的价格体系。”刘群彦说,为此,迫切需要从交易市场化要素角度出发,进行与市场经济改革相配套的数据资源配置体制机制改革。

《意见》强调,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优化经济治理基础数据库,加快推动各地区各部门间数据共享交换,制定出台新一批数据共享责任清单等。

国家高能物理科学数据中心主任陈刚关心的问题是数据共享。他坦言,开放共享是数据效能最大化的基础,虽然国家有相应法规、管理办法,但真正做到共享非常难。

“数据的所有权说起来属于国家,但实际上没有强有力的约束,可以让数据产生者和拥有者把数据汇交出来。”陈刚说,“科技部正在推动把(科研)数据汇交作为项目验收的条件,对于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

针对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陈刚建议,要有硬性的执行制度和规范的督促机制,还需保障数据共享给数据提供者带来的回报,以及数据共享所需的支撑条件等。

“数据作为新型生产要素,只有流动、分享、加工处理才能创造价值。目前,数据的治理规则正在探索中,要对数据实行分类治理,界定数据公开共享的范畴。政府的数据公开,也要分清哪些应对社会公开,哪些要授权查询等。”吕薇说,下一步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建设,要完善数据治理规则,也要完善数据产权的法律界定,对不同数据的公开、流动、交易分类制定治理规则。

数据安全是数据应用的基础。《意见》强调,推动完善适用于大数据环境下的数据分类分级安全保护制度,加强对政务数据、企业商业秘密和个人数据的保护。

吕薇认为,让数据安全流动起来,要保护个人隐私、商业秘密、防止诈骗等。在加强安全管理的同时,又要鼓励合规应用,促进创新和数字经济发展,实现公共利益最大化。

在刘群彦看来,推进我国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是一项系统工程,有别于传统的土地、人力等市场要素资源,数据要素市场完善过程尚需从法律制度、政策措施、市场监管等方面进一步开展理论创新和实践验证。

(责编:赵竹青、吕骞)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igitalfreecourses.com